位置:中国青海网 > 游戏娱乐 > 正文 >

确保“中华水塔”碧水东流——中国三江源生态保护报告

2019年10月09日 07:46来源:未知手机版

汝,wtybill,水牛角梳

地球“第三极”青藏高原腹地,高山群岭耸竦,冰川湿地绵延。在40万平方公里范围内,大大小小的溪流、沼泽、湖泊交织、汇集,形成长江、黄河、澜沧江源头,奔涌而出。

三江源,活水千百年流淌不息,孕育滋养着中华乃至亚洲文明。曾几何时,因人为活动、过度放牧、自然变迁,这片原始沃土呈现退化、沙化危机。

如何确保“中华水塔”丰盈常清,碧水永续东流?新华社记者长期追踪,找寻答案。

生态恶化困境下的三江源悲歌

这是位于三江源保护区贵南县的黄沙头防沙固沙点(2015年9月9日摄)。新华社记者 吴刚 摄

鼠掘沙进家园不再,守着源头没水喝,放下牧鞭背井离乡……世代逐水草而居的三江源牧民,开始尝到生态恶化的滋味。

2001年,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麻多乡牧民多杰,眼睁睁看着家门口的丰美草场变成老鼠乐园。他说:“鼠害最猖獗的地方,每平方米有近10个鼠洞,草场很快变为不毛之地。”

这是位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县一处遭鼠害破坏的草场(2015年9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吴刚 摄

鼠类在更多地区日益活跃。到2004年,位于澜沧江源头的玉树州杂多县因鼠害导致退化的草场面积逾900万亩,占可利用草场面积的20%。位于长江源头的玉树州治多县,草场退化面积820多万亩。

失去植被覆盖后,一些退化草场渐成裸露的黑土滩,像“病毒”一样向周边扩散。在三江源北缘,草原迅速大面积退化。记者当年曾深入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铁盖乡,看到流沙将牧户房屋重重包围,墙体被压塌,一座座砖房成为废墟。国道两旁的沙丘频频“爬”上路面阻断交通,县里不得不出动推土机清理。

这是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的长江正源沱沱河河道(8月9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吴刚 摄

据青海省有关部门统计,到2004年时,整个三江源地区沙化面积超过3800万亩,核心区中度退化草场达1.5亿亩。黄河源头的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过去的4000多个湖泊,90%以上干涸,黄河源头一度断流。分析认为,全球气候变暖是导致上述恶果的主因之一。

水枯草衰,牧民生产渐渐难以为继。共和县铁盖乡拉干村牧民才本加流着泪告诉记者,从日子安稳到无家可归,一切变化像做梦一样。2003年起,整个三江源地区近10万牧民背井离乡,陆续搬离世代生活的草原,近70万户牧民主动减少了牲畜养殖数量。

草场不再丰美,牧民何去何从?

政府强力保护生态

一只雄鹰在黄河源头玛多县扎陵湖上空飞翔(2014年7月31日摄)。新华社记者 吴刚 摄

三江源头生态告急!中华水塔面临危机!牧民沦为生态难民!本世纪初,媒体争相连续报道,三江源备受关注。

国家、部委、科研院所纷纷派员,顶着高原反应,奔赴平均海拔超4000米的三江源,调研生态恢复良策。

2005年,我国正式公布实施《青海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和建设总体规划》,总投资75亿元,实施面积15.23万平方公里,项目兼顾生态保护、民生改善、生产布局多方面,当年下达资金7亿元。

“力度之大,理念超前,前所未有。”时任青海省三江源办公室专职副主任的李晓南说,青海省委、省政府多次强调,扎实推进生态治理,将最优资源,集中到三江源地区。

在青海可可西里,一群雌性待产藏羚羊正在通过青藏公路,过往车辆为其让道(2016年6月7日摄)。新华社记者 吴刚 摄

本文地址:http://www.zgqhl.cn/youxiyule/2304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