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中国青海网 > 文化遗产 > 正文 >

三江源保護3年做了哪些事?

2019年07月12日 10:06来源:未知手机版

什么的荷塘,中山租房信息,2011年2月28日

原標題:【中華環保世紀行】三江源保護3年做了哪些事?

三江源是長江、黃河、瀾滄江等大江大河的發源地,每年向下游輸出620多億立方米的水資源。保護好三江源,確保一江清水向東流,責任千鈞。

近日,《工人日報》記者隨中華環保世紀行採訪組赴玉樹,深入三江源國家公園腹地,探訪長江上游和瀾滄江上游的生態保護狀況。

2016年3月,《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正式印發,我國首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由此開啟。3年多的試點探索,有利益協調、矛盾糾結,也有機構整合、生活重建。

離開也是為了守護

“我以前是牧民,后來響應國家號召退牧還草,全家都搬到縣城去了,每年五六月份挖虫草的時候才會回來。”6月20日,在玉樹治多縣立新鄉葉青村,50歲的村民多吉才仁告訴記者。

這裡是長江源頭干流河段通天河流經之地。據立新鄉黨委書記才仁鬆保介紹,2009年,當地政府響應國家號召,大力推行退牧還草,以保護當地生態環境。

對於當地牧民而言,原來放牧和挖虫草是他們的主要收入來源。搬到縣城之后,孩子上學和看病都更方便了,但他們也面臨“再就業”的難題——去打工,缺乏一技之長﹔做買賣,需要啟動資金。更重要的是,對於習慣了自由自在放牧的人們來說,干一份“固定”的工作意味著生活方式的全然改變。

《三江源國家公園總體規劃》中定下的目標是,至2020年轉產轉業牧民有序增加,國家公園內居住人口有所下降。

適應新環境是生態移民的必修課,幫助他們更好地適應新環境,則是相關部門必須考慮的問題。據了解,當地給配合政策移民的牧民發放草原生態保護補助,每人每年2100元。

面對村裡的青山綠水,多吉才仁感慨:“這些年來,這裡的生態確實在不斷改善。”

“這裡”始終是他們的家園,離開也是為了守護。

留下變成生態管護員

68歲的玉樹雜多縣昂賽鄉村民求群在3個月前剛剛失去了兒子——這位35歲的生態管護員在一次巡山途中被棕熊襲擊不幸離世。

老人接過兒子的棒,成了三江源國家公園瀾滄江源園區的生態管護員。“兒子走了,家裡的頂梁柱沒了。”這位長年放牧的老人臉上皺紋溝壑縱橫,他對本報記者說,“政府的環保政策特別好,我們很支持,我們就是希望能有更有效防止熊害的措施。”

在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工作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建立生態管護公益崗位。其職責包括制止管護區域內亂砍濫伐、濫捕亂獵等破壞生態的行為,對草原、濕地、林地、河流、湖泊等進行日常巡查,還要撿拾沿途的垃圾。

目前園區已經全面實現“一戶一崗”,共有17211名生態管護員持証上崗。開展生態管護工作期間,完成績效考核的牧民每月可獲得1800元收入。3年來,青海省財政共投入4.34億元資金,戶均年收入增加21600元。

昂賽鄉是青藏高原雪豹最集中的地區之一。55歲的生態管護員樂尕告訴記者,2016年,他和村民救助過一隻受傷的雪豹。“現在野生動物越來越多,很多都是以前從來沒見過的。”

隨著生態環境的恢復,一度蹤跡難覓的珍稀野生動物再度出現。硬幣的另一面是,由於保護力度加大,野生動物的生存環境日趨好轉,種群和食物鏈得到了較好的恢復,但“肇事率”也隨之增加。

在保護野生動物的同時,也要保護牧民的人身及財產安全,如何找到平衡點?這是大自然給人們出的一道難題。

“我們率先在昂賽鄉年都村試點,通過縣財政支持、高校和社會學術組織資助、群眾投保的方式,籌資建立了‘人獸沖突保險基金’試點。”瀾滄江源園區管委會資源環境執法局局長桑布說,截至目前,園區內共登記人獸沖突傷害事件222起,兌現損失補償22萬余元。

形成硬約束機制

在昂賽鄉的一處草原上,靜靜屹立著一棟有著透明屋頂的小木屋——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昂賽鄉野外工作站。這是三江源國家公園內第一座科研工作站,肩負著在地保護、科學研究、公眾參與和環境教育等功能。

本文地址:http://www.zgqhl.cn/wenhuayichan/1451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