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中国青海网 > 时尚潮流 > 正文 >

"2019行走黄河"采访札记之西宁篇:三个人与三江源保护

2019年10月15日 19:45来源:未知手机版

深圳都市频道节目表,北京酥糖,二级网页打不开

嘎玛曲卓、李才让措和李晓南,不同民族、不同身份的他们,为了三江源保护,用各自的方式奋斗着。

黄河源头病了,“谁保护不好,就是历史的罪人”

童年的远徙,虽然画面模糊,总有几个片段深印在脑海:

大车上堆满旧物什,草原渐远,群山渐近,最后是一望无垠的旷野,和成排的砖瓦新房……

当时只有8岁的嘎玛曲卓,数年后才将记忆与现实连通:那片草原叫唐古拉,她的先辈世代生于斯长于斯;莽莽群山叫昆仑,山外有个格尔木;她曾经的身份是牧民,搬迁的新家园刻着故乡的根——长江源村。

那是2004年。“生态移民”这个“新词”,让嘎玛曲卓的父辈面临艰难选择。

难舍故土,但现实令这些牧民担忧:同一片草场,上世纪70年代,“养活三四百头牦牛都富裕”,现在“连一百头牛都喂不饱”,而且“头年旱、来年涝、老鼠满山跑”。

生态愈发脆弱,自然灾害频发。最严重的一次雪灾,当地牲畜死亡超七成,“幸存牛羊没吃的,互相把毛都啃光了。”

忧虑的还有李才让措。

到青海省果洛州玛多县草原监理站工作四年,她目睹了玛多的生态状况不断恶化,在2004年已跌到谷底。

“由于长期过度放牧等因素,全县70%的草地都退化了,还以每年2.6%的速度沙化”,从县城到黄河之源鄂陵湖的一路上,草原斑秃“千疮百孔”,每平方米草地都寻不到几根草,“甚至整年都在刮风沙,沙子打到脸上像刀子割一样疼!”

有着“千湖之县”美誉的玛多,全县湖泊数量一度从4077个锐减到1800个。

直觉告诉李才让措:黄河源头,病了。

当年前后有两则新闻,让全国的目光聚焦到青海:

第一则,黄河源头鄂陵湖出水口历史上首次断流;

第二则,2005年,国家启动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工程,对“中华水塔”开展人工干预、应急保护。

这一年,任青海省玉树州委常委、囊谦县委书记的李晓南,接到了“紧急任命”:履新青海省三江源生态保护建设办公室专职副主任、肩负起一期工程总协调的重任。

这一年,国家投资75亿元正式启动了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工程,对这个重要水源涵养地进行人工干预应急式保护,青海在环境“倒逼”下开始“铁腕”治理,对包括玛多在内的4州17县市全面实施了沙化治理、禁牧封育、退牧还草、移民搬迁、湿地保护、人工增雨、工程灭鼠等项目。

“保护不好三江源,就是历史的罪人”,李晓南语带严峻。

生态移民,支持三江源开启“国家公园”改革新时代

考驾照跑运输、学手艺开店面……唐古拉山6个村自愿搬迁的首批128户“生态移民”,放下牧鞭开始了艰难的角色转型。

“生态移民”是好听的。“如果不是草场严重退化、日子实在过不下去,谁愿意离开世世代代生活于此的家园,去当外人眼里的‘生态难民’?!”嘎玛曲卓见证了父辈的不易。

岂止长江源村。“玛多县可利用草场3378万亩,对其中2511万亩退化草场全部禁牧,剩下的按照草畜平衡原则,对不超载放牧予以奖补。”李才让措也见证了黄河之源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生态移民,“按照牧民自愿原则,先后有585户2334人搬迁到外地州县,甚至有人远涉西藏四川投亲靠友,并发放不同等级安家补贴,位于黄河源头核心区的扎陵湖乡、黄河乡,移民人口占到了当地总人口的近一半。”

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三江源终于迎来重生:一期工程实施十年后的2015年,三江源各类草地产草量提高30%,土壤保持量增幅达32.5%,百万亩黑土滩治理区植被覆盖度由不到20%增加到80%以上;水资源量增加近80亿立方米,相当于560个西湖;近十万牧民放下牧鞭转产创业,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12.4%。

也是在2015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了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作为首个试点,三江源正式开启了“国家公园”改革新时代。

一期工程收效明显,为何还要试点建设国家公园?

本文地址:http://www.zgqhl.cn/shishangchaoliu/2358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