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中国青海网 > 汽车消费 > 正文 >

新华社五问青藏高速公路修建:何时能通拉萨

2019年07月12日 10:05来源:未知手机版

jj11jj.com,冰世纪,access2010教程

拉萨是我国目前唯一不通高速公路的省会城市,全国高速公路的“拉萨孤岛”何时会被打破?修建青藏高速公路将面临哪些挑战?从北京到拉萨的京藏高速公路何时能最后贯通?带着这些问题,新华社记者日前采访了承担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高海拔高寒地区高速公路建设技术”的中交第一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相关负责人。

一问:青藏高速公路是否有必要修建

记者:平均海拔4500米左右的青藏高原,有着桀骜难驯的高原冻土。多年冻土区能否修筑高速公路?是否有必要修筑青藏高速公路?

中交一公院党委书记、国家勘察设计大师汪双杰:青藏高速公路全长约1100公里,是国家“71118”高速公路网(7条首都放射线、11条南北纵线、18条东西横线)中京藏高速尚未建设的最后一段,也是西藏自治区唯一一条纳入国家高速公路网的公路项目。

我们承担的“高海拔高寒地区高速公路建设技术”攻关项目,正是以拟建青藏高速公路为主要对象,研究青藏高原中部海拔4500米以上多年冻土地区、空气含氧量50%左右、年太阳辐射8000MJ/m2左右、年平均气温0℃至-5℃等恶劣环境下25米以上宽尺度路基、80厘米以上厚重交通路面结构的高速公路建设技术,为高速公路跨越地球第三极——青藏高原,实现国家高速公路网的全部贯通提供技术储备。

项目实施将攻克生态脆弱、大温差、长期负温、强紫外线辐射等环境下多年冻土地基上修筑高速公路这一世界工程难题,突破高海拔、高寒地区高速公路建设关键技术瓶颈,满足国家重大工程——青藏高速公路建设的科技需求。

二问:京藏高速需考虑哪些因素

记者:如果修京藏高速的话,需考虑哪些主要因素?

汪双杰:就技术角度而言,修青藏高速,能不能利用现在的青藏公路?我们认为客观条件不允许,因为现有青藏公路的机体已受到伤害,重新利用并不会节约建设成本。青藏公路也不会废弃,可继续作为国道存在,担负必要的地方通道、运输周转和旅游等功能。

其次,路基变宽后,用什么措施保证其不出病害。从青藏铁路来看,道砟可平衡和调节变形,但作为整体结构的公路路面变形如何控制?冻土问题可以用修桥解决,但如果全部修桥投资将多大?高速公路尺度较铁路大5倍,桥梁桩基形式也不相同,铁路动荷载大,而公路的静荷载则大得多,这一系列问题如何应对,必须考虑。其他施工技术,如片块石、热棒、隔热板等一些特殊结构的施工工艺如何控制;对路面来讲,昼夜温差大、高原散热快、风大、气温低,这些施工质量控制都需要系统、深入考虑。

再次,快速养护问题,现在的青藏公路沥青路面一般来说5月至9月养护。高速公路不行,一个小小的漏洞就可能造成巨大危险。

此外,在高原开车要保证安全,对一些指标的控制,比如合适的转弯半径,合理的停车视距等。还有必要的快速救援功能等,均需全面规划和思考。

三问:修青藏高速存在哪些挑战

记者:京藏高速的主要核心问题是多年冻土。在雪域高原修筑青藏高速,具体来说存在哪些挑战?

汪双杰:青藏公路的冻土问题,主要分布在西大滩与安多之间。由于青藏高原特殊的地理、气候及多年冻土环境,使得青藏高速仍然面临着能否建设和如何建设的难题。多年冻土的技术研究,青藏铁路也好、青藏公路也好,路基相对较窄,高速公路路基则要宽得多,这是第一个面临的问题。

第二,高速公路路面施工条件要求比二级以下的等级公路更高,沥青路面上去以后,路基加宽,吸热量会更大,加上高速行车,对路面的平整度要求更高,冻土地区路基的变形控制,包括对路面的要求跟以前有很大的区别。

第三,全球气候升温对冻土的影响。这些年升温影响已经出现,在以后数十年内,冻土的退化对工程造成的伤害是必须面临的课题。青藏工程走廊内现有工程分布密集、相互作用影响显著。高海拔高寒地区高速公路合理布局、建设形式及其冻土环境效应,关系到青藏高速能否顺利建设。多年冻土地区桥梁与隧道修筑一直被视为世界性难题。突破高海拔高寒地区高速公路建设关键技术瓶颈,是青藏高速成功建设的技术保障。

本文地址:http://www.zgqhl.cn/qichexiaofei/1449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